尿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尿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掏粪工祁建禄坚守岗位27年牡在岗时间最长《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1:15 阅读: 来源:尿布厂家

掏粪工祁建禄坚守岗位27年 牡在岗时间最长

4月初的一天,在西十一条路一居民区公厕旁,祁建禄正在清理化粪池。只见他用力挪开化粪池上面的木盖板,然后将大橡皮管子放到化粪池里,接着按下抽粪车上的一个开关……橡皮管子足有几十斤重,要双手环抱着才能插进化粪池。不一会儿,他就累得大汗淋漓。

黝黑的脸,瘦小的身材,市环卫处清洁二公司57岁的厕所清掏组长祁建禄,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憨厚老实。平时,大家伙都亲切地称呼他老祁。老祁已经在这个岗位上默默坚守了27年,是我市在岗时间最长的掏粪工。

在“累”中坚守 辛苦一人方便万家

常言说,要说苦、脏、累,当数矿井和环卫。环卫累,环卫工作还有更累的岗位,掏粪工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干了27年的掏粪工作,可至今祁建禄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掏粪的情景。1984年11月,他刚来到粪肥公司(现环卫清洁二公司),正赶上公司开展厕所清掏大会战,由于公司刚刚成立,设备简陋,清掏作业全靠肩挑镐刨。30岁的农村小伙第一次挑起粪桶,干起了这份环卫行业中最累的掏粪工作。他犹犹豫豫钻进一间间旱厕,恶心、呕吐、眩晕,连着几天,他吃不稳一口饭。但祁建禄很快就适应了这份特殊的工作,重活累活抢在前,能挑千斤担、不挑九百九,浑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冬天,粪便冻得像石头一样硬,一阵工作下来,双臂震得发麻,双手冻得口子常常血迹斑斑。冰天雪地里,老祁起早贪黑和大家苦战40余天,胜利完成了会战任务。领导看中了这个积极肯干的小伙子,会战一结束,便点名要他担任清掏组长。

老祁家住铁岭镇苇子沟村,从家到公司有30多里路,为了干好工作,每天他都披星戴月坚持第一个到达作业点,为车组作业提前做好准备工作。为了带动全班职工积极工作,每次清掏作业他都是抢最重最苦的活干,冬天进入粪池刨粪,夏天拿起粪桶挑粪,哪里困难最大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有一年,公司接管了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十几座公厕,由于以前的管理工作跟不上,致使这些厕所周围垃圾成山,粪池内也被垃圾塞得满满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居委会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尽快解决问题。公司接连调了几个清掏班组前去治理,可都因为难度太大退下阵来。老祁知道后,主动请战,向公司保证在规定的时间内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到了地方,老祁二话没说,第一个抡起大镐就干了起来,长满茧子的手被磨破了,垃圾和粪便散发出呛人的恶臭,可老祁全然不顾。渴了,喝一口随身带的凉水,饿了,啃两口硬邦邦的干粮。不到一个星期,十几座厕所面貌一新,原来计划半个月的治理任务,硬是被老祁和工友们提前一个星期完成。当地居委会被感动了,特地给公司送来了表扬信。

20多年来,老祁和工友们转战了几乎全市所有的厕所清掏作业点。目前市区仍有600多个旱厕,老祁和四名工友负责西安区50余个公厕的清掏任务,忙的时候每天平均一个人要清掏三四个公厕。虽然依旧很累,但老祁和工友们无怨无悔地坚持着……

在“脏”中坚守 永葆一颗纯净的心

“两个粪桶、一根扁担、一个掏粪勺,一身灰布衣总散发着职业臭”,以前,有人这样形容掏粪工。现在,虽然有了抽粪车,祁建禄和工友们也从“挑粪的”升级为“抽粪的”,但那一身的“职业臭”却挥之不去。

4月8日上午,在第五中学附近的一个公厕旁,老祁挪开化粪池上面的盖板,刚一掀开盖板,立即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冲了出来,让人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感。老祁用一根长棍在里面捅了捅,随后抱着吸粪管插进化粪池里开始吸粪。在这个过程中,他还要不时拿长棍捅捅,不时抱着吸粪管晃晃。大约10分钟之后,吸粪车装满了,老祁赶紧抱出管子,而这时吸粪管上已经沾了很多脏物,但他像没有看到一样,直接抱着往车上放。“这还算好的,如果化粪池里有垃圾,就会把吸粪管口塞住,只能用手一点一点往出抠。要是碰到下雨天,吸粪管上沾的,你也分不清是泥水还是粪水。”和老祁搭档了8年,陈刚对这些早见怪不怪了。

记得有一次,老祁正在进行清掏作业,有居民找到他,说有东西掉到了厕所里,请他帮帮忙。老祁二话没说,立即与他来到现场。粪池里的粪便快有半人深,什么工具也用不上,只能用脚趟、用手摸,有时一弯下腰,脸几乎就要沾上粪水。老祁一寸寸地摸、一脚脚地趟,一直摸了3个多小时,终于把东西捞了出来。此时,老祁全身已溅满了粪水。

由于长期在粪池中作业,衣服上的异味无法去掉,用洗衣粉泡、肥皂搓、开水烫都无济于事。尤其是夏天,一身一身的汗捂在里头又酸又臭,外面是大粪的恶臭,再加上运垃圾时沾上的垃圾腐臭,洗澡也洗不干净那种臭味。每次干完活回家,只要将外衣脱在家门口,洗衣服时,必须将衣服分开洗,否则家人的衣服都得“沾香”。最难堪的是,由于经常赤手干活,连续几个小时粪便的浸泡,臭味渗进皮肤中,哪怕用香皂洗上七八遍,也洗不掉臭味。“在家在外老祁啥活都干,但有一项家务从来不做,那就是做饭,否则这饭是没法吃了。”老祁的妻子黄艳芬说。

“俺是农民出身,成年和粪肥打交道,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跟粪肥有感情,当一名掏粪工,也是俺的缘分。”老祁说,谁不想有一份舒适、体面的工作,但脏活、累活总得有人去干。

在“苦”中坚守 渴望理解和尊重

在中华路圣林街路口附近,有一处水冲公厕,这里就是老祁的“家”,老祁和妻子黄艳芬就住在这里。

原来,老祁以前住在铁岭镇,每天要骑自行车到单位要一个多小时。公司为了照顾老祁,让他和妻子搬到中华路一处水冲公厕里,黄艳芬负责公厕的日常清洁维护。老祁的“家”不足10平方米,一铺炕占了将近一半,除了一个锅炉、一台老式电视机外,家里再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地方是小了点,可好歹也是一个家。”老祁说,自己是一名临时工,工资每月也就900元左右,如果不是公司照顾他们老两口,在市区恐怕连找个住的地方都难。

住的艰苦不说,老祁的身体也一直不好。老祁说,一到冬天,抽粪车就用不上了,必须得人下到厕所里,用镐头一镐一镐地刨。下到粪池里时穿的是胶皮工作服,一下粪坑就跟光身子跳到冷水里一样,身上都要冻僵了,忙得一身汗后,一上来就冻成了冰,常年在潮湿、阴冷的环境下工作,日积月累,落下了一身职业病。而且由于常年下化粪池,化粪池窄小,下去后胳膊伸不直,现在胳膊和肩膀也不利索。

“累点、脏点、生活上苦点不怕,关键是怕人不理解。”老祁说,心里的苦最难受。由于管片大,每天到了下午一两点钟把活干得差不多时,老祁和工友们才能吃上“午饭”。他们的“午饭”也很简单,麻花、包子、大饼……坐在抽粪车驾驶室里就吃了。“到饭店吃太贵了,咱也消费不起,再一个身上有味,怕惹人家嫌,咱一进去,不得把人都熏跑了。”老祁说,因为身上有味,他们总是被人嫌弃和厌恶,有一回去饭馆吃碗面,老板怕影响生意,不让他们坐在店里吃,愣是把他们撵到了门外。

其实让老祁印象深刻的还有好多事,记忆最深刻的是一次他们清理公厕时,门口明明停着抽粪车,一个小伙子硬是要冲进去使用,兜头尿到正在粪池子底下干活的老祁头上。小伙子连个道歉的话也没说,一溜烟儿就跑了。“还有人连我们放在公厕旁的衣服和鞋都偷,没办法,就得穿着工作服和水靴子回家,那滋味就没法说了。”说起这些,老祁显得很无奈。

往日的工友,大多已经离去,也有人劝过老祁,凭你那股肯干劲儿,干点什么不比掏大粪挣得多?老祁坦言,自己也想过放弃,可是又一想,不管什么样的工作都得有人干啊,厕所没人清,老百姓怎么用啊。

由于长期受粪污和沼气的腐蚀,老祁的皮肤日益粗糙,脸也被晒得黝黑。然而,27年,9000多个日日夜夜,他把最累、最脏、最苦的环卫工作当作体现自己价值的舞台,用一个人的脏换来了这个城市的洁净。

(责任编辑:李冰冰)

广州市顶尖科技有限公司

锋琴居科技

永年县瑞发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