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尿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学生沾染了多少官场习气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5:39 阅读: 来源:尿布厂家

如果你在大学校园里听见某人称呼对方为“部长”、“社长”,你千万别以为对方就是老师,因为对方很有可能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干部或社团干部而已。越叫越顺的职位称呼、越演越烈的官僚行事作风,已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校园还是官场。

蒋方舟一篇《学生官场无处话凄凉》,将学校里的官场风气展现得更是淋漓尽致,让我们不禁惊呼,北大清华此等学府也早已陷入官场习气的怪圈,我们纯粹的大学校园到哪儿去了?

蒋方舟说:“在大学里,总会有人忽然警觉地没头没脑地被人问道:‘你是什么?’每到这时,我就慌忙低头讪笑道:‘百姓、草民、一代卑鄙。’”同学都知道蒋是学生,还要问“你是什么?”显然学校除了“学生”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能代表等级的身份,比如学生会、共青团、爱心协会等组织里的主席、副主席、委员、部长、副部长、辅导员、教导员、组长、副组长、会员等。

如果一位学生只有学生身份,别的什么都没有,他就处于等级的最低级。蒋方舟回答“百姓、草民、一代卑鄙。”这是对自己低级学生身份的自嘲。还好,蒋方舟对于其它身份不感兴趣,说“我根本就没打算玩这场游戏”。

蒋方舟不想玩身份等级游戏,这不等于别的同学不想玩,绝大多数学生一入学就开始参加到身份等级游戏中,先加入学生各种组织,发展自己的“上下”人际关系,然后运用一些从古书里学的计谋招术,一点点向上爬。

蒋方舟不想玩这身份等级游戏,看同学是怎么劝她的。“人准备进入社会,总是要了解一些腐败和阴暗面,这样以后才不至于被人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你应该进学生会,大学生可不能都像你一样。”连清华大学的学生都有“被人万箭穿心死无葬身”的顾虑,那些普通大学和没上过大学的青年,他们该怎样看待社会和自己人生?

无独有偶,《南方周末》也曾头版刊登过中山大学学生会的直选全过程,采访之间,派系争斗,结党造势,陷害栽赃,一个学生会主席的炮制全程,却仿佛一场大选,网友Mos深有感触,“我现在大四,参加了至少三场系里的学代会,而每次参加的原因都是没人愿意去,最后我只能过去凑人数。在我去之前,我甚至不认识那些在台上演讲的候选人们,尤其是不同年级的,更是陌生的面孔加陌生的声音。这种情况下的投票,多少显得草率。我能看的就是候选人的演讲,演讲就要涉及到其他方面,比如,演讲定位,是煽情,是搞笑,还是鼓动;口音是标准的普通话还是带有口音的前鼻后鼻不分,都会影响到我对候选人的看法,而通常演讲定位为搞笑的总是能让我多注意一些。有些时候,是做人情,帮同学的老乡的师妹师弟什么之类的。

系里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参加学代会,因为通常这样的会议,冗长而无聊,带本杂志过去都不够打发,恨不得搬个本去那看两个片子。”

行文最后,蒋方舟写了一首小诗,“一入校会深似海,梦里不知身是客,出师未捷身先死,一枝红杏出墙来。”语虽戏谑理却真,当代大学生,到底沾染了多少官场习气呢?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我们学校的主要“领导班子群体”是校学生会、校广播站、社团联合会和各院的学生会。为了能够当个一官半职大家是挤破了脑袋,明争暗斗屡见不鲜。坊间传闻说校学生会的主席是十万,各院的主席也是有一定的关系才能上去的,就连部长这种职务,若是运气不好有超过半数的人在争,你也照样需要凭钱和关系来开道。尽管校团委老师一再在一些无聊的成立大会上说到这些所谓通过层层选拔上来的学生干部们是精英,是不凭借任何关系光靠实力,但大家心知肚明的是他们不是背景好就是资金多,要不就是通过某些更为恶劣的手段,比如上一届的社联主席是两个漂亮的女生,传闻难听到“陪睡”,孰真孰假不能分辨。再到大一新生入会时,也就是所谓的部员、干事,也是挤破了脑袋想进入某某要害部门,而要害部门的定义是能否有机会往上爬,干到最高领导班子,这些新生大多数拜托这个部门自己熟悉的学长学姐“带带”他们。我自己大二在读,在校学生会、院学生会和广播站皆有职务,没有那么阴暗的手段,但至少是有熟悉的学姐学长和自己关系比较好,自知这个圈子没有那么公平,不过我想,该锻炼的也锻炼到了,再往上的明争暗斗自己也吃不消,就此退会,给予批准。——胡倩

我刚进大学的时候,也没有人给指路,性格比较内敛,对社团工作也不是很热心,喜欢那种恬淡、安静的生活,所以面对各种各样的社团纳新,当时都不屑一顾,可是现在发现自己真的无事可做。——李显明

我和以上李显明一样的,没有人指路,社交圈子小,自己开始没意识到这一点,后来工作了,发现这是很大劣势。——王玲

大学校园里就是场身份等级游戏。不说勾心斗角,就是评选奖学金都是近师者先得,位高者拿着。大学时候各种社团活动都不大参加,各种奖项评比也不理会,有人叫我上党课也推手拒绝,大学生活还是略有缺失的。——杨文

上学期间一场篮球赛让我心疼,就因为人家班有文体部的,吹黑哨。很多人不愿意陷入纠纷,可是那种“上位者”却吸引着一些人,还有的喜欢这种感觉。通过各种手段往里钻,溜须拍马,跟老师套近乎。受不了,看着那些狗们,耀武扬威,满嘴大道理,我反感。从内心的鄙视。——刘君清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们辅导员就说,大学是半个社会,现在看来,大学就是个小社会!归根究底还是因为社会对为官者的畸形推崇,盲目崇拜导致的。——贝拉

这个是相互的,甚至社会上的不良习气对大学生的侵袭作用更大,大学生处于一个被动的位置上。这样说似乎违背了人具有主观能动性和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本依据。可是不是有“时势造英雄”吗?环境同样可以塑造一个人。只能社会政府学校和大学生自己共同努力才能净化我们的大学校园,净化我们的内心世界。——汪兰

是的,尤其是低年级校友肯定会这样高呼惯呼,曾经的学生时代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周边氛围,学生会干部或社团换届时,为了竞聘某个职位,请客送礼之风已司空见惯,除了年龄本身的清纯之外,已经找不到任何校园清净的地方。——李斐

一直都不觉得学校里的社团组织或是两委组织之间可以存在什么正式性的交流或纪律,当领导者和被领导者都具有着相同等级立场的时候,似乎“领导”这一说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即使还没有进入社会,但是大学生对名利对声誉的看重已经显而易见,因此一个校园组织的领导头衔对他们来说肯定是或多或少充满一定诱惑性的,可是这样上级与下属的关系与局面也确实令人啼笑皆非,在很多问题上都难以做到协调,当然大学生的校园活动另一方面也不能将其看成过家家一般,还是需要一定纪律性的。——于瑶瑶

只能说“官僚风”越刮越大,校园也无法幸免了,以前总说校园净土,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这么说了。——马鹏飞

大学生身上的官场习气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还不是被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给熏陶的吗?大家都把当官作为毕生的奋斗目标,而混得一官半职的学生会干部们,肯定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的。于是,大学也就成了官场。——李特

阳泉设计西服

加格达奇设计西装

延安定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